1 2 3 4

lpl比赛下注:论新时期左翼文化发展的必然

来源:lpl下注平台 作者:电竞下注 时间:2022-08-18

  星移斗转,中国从波澜壮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到了独立自主、改革开放和继续迈向中华复兴道路的今天。尽管期间艰难曲折,但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可以说中国无愧于历史的选择,无愧于人民的重托。

  回顾、总结与展望;我们发现引领时代潮流的每一次关键时期都会伴随着左翼文化运动的蓬勃发展,无论是从封建主义的清末走向资产阶级的辛亥革命过程,还是从资产阶级革命走向无产阶级革命以及期间的民族解放事业;都时刻伴随着具有时代引领作用的左翼文化运动的发展。而这期间就产生了最为著名的左翼文化运动的先驱,也是引领左翼文化运动方向的鲁迅先生。

  “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我们从主席对其的评价中可以看出左翼文化运动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因此在当代以中国领导下的改革开放新时期内,左翼文化运动的发展也应将结合其精华并赋予时代精神内涵予以更好地发扬光大,斯认为这在当前国内矛盾深刻和思想多元的现实情况下正确发展左翼文化运动;并充分运用其正面积极地文化引领作用来助推党的各项事业发展意义巨大!而要真正心平气和对此进行思索和实践,那么必须又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态度“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经济领域的改革思想解放如此,那么文化领域的思想解放也应如此,那就是着眼于现实矛盾,以宏大的历史眼光结合我们党的事业发展需要;来正确领导和发展在我党各个历史时期都充分发挥其引领作用的左翼文化运动。

  翻开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中国从无到小,从小到强,从强到大,到新中国的成立及社会主义建设再到改革开放新时代;整个历史过程中有一条核心的价值观始终伴随着我党的成长和发展的历程,那就是在集体主义下的个人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情怀与牢不可破的集体主义利益紧密相结合。无论在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个人为集体才能体现个人利益最大化,同时个人利益最大化又反过来巩固了集体主义利益最大化。这个核心价值观目前在我们的军队里仍然鲜明地存在,比如雷锋连、尖刀连等;其集体荣誉恰恰是由无数个个体的大无畏的英雄主义史所构成,于是保护集体的利益就等于是保卫了个人利益,这种个人与集体利益,局部与全局利益紧紧结合的核心价值观可以说是我们中国整个奋斗史的最为凝聚和华彩的精神内核。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核心价值引导下,星星之火为什么就可以燎原?长征精神为什么就能让世界震惊?八路军为什么就让日军那样头疼?军为什么就会一败涂地?抗美援朝的美军为何就会处在似乎“整个山在运动”的冲锋恐惧中不可自拔?以及改革开放初广大工人阶级为何会顾全大局全身心支持改革开放?

  个人的主观过失影响到了集体利益,那么每个个体将会在这样的软环境中自发在信仰和精神上无可原谅,长期坚守则变为了价值认可的底线。当每个集体中的个体保持了同样价值底线;那么每个集体的力量就自然强大无比。以此类推,每个小集体在面对共同的大集体的情况下同样是这种价值导向,这就是令我们所有的对手所无法理解和参悟的。坊间传言,美国军人对这种现象的解释就一句话;“不怕中国军队机械化,就怕中国军队思想化”这足可以反映我们的集体力量是难以战胜并令一切反人民的力量所胆寒的。于是我们党在任何历史时期,均会出现各时期为集体利益而涌现出的;伟大的大无畏的个人英雄主义事迹,比如杨开慧;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董存瑞;张思德;黄继光;邱少云;罗成;雷锋;王进喜;焦裕禄,,,,,,这与简单的 “出风头” 个性张扬文化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为了保护整个集体,或整个多数又或是整个大局而英勇无悔的付出行为。可以说正是这些榜样的力量才维护和巩固了我们党这个强大的集体和光辉的形象。这在军队里来说目前仍然是我们的军魂,其实也是我党在和平时期的国魂。这也是为什么目前许多老党员们一下子难以表达;但感觉分明就是丢失了一样很珍贵的东西之强烈感受。如果这样的核心价值观得以在社会上弘扬,再加以信仰的巩固培养,那么当前社会上的“暴戾”之气,“黑灰皇黄”的社会土壤将大大改良以致于逐渐消失,更别说什么威胁到共同利益的“暴恐”了,可以想象这样的暴恐分子将会在个个充满为集体利益而战的软环境中望而怯步。如此方能通过全民维护来实现真正的“和谐”,这实际上也是通过大团结来保卫集体利益所产生的精神文化上的必然产物。下面的雷锋日记就可以反映该核心价值观的威力,会真心发现这是我们曾经多么引以为豪的价值操守: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里才能永远不干,一个人只有当他把自己和集体融合一起的时候才能有力量。力量从团结来,智慧从劳动来,行动从思想来,荣誉从集体来。在工作上,要向积极性最高的同志看齐,在生活上,要向水平最低的同志看齐。

  真正的勇士应该是敢于直面的,客观的说那些否定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科技国防成就的观点认识是片面的,同样那些否定为取得成就而付出了巨大代价的观点认识也是片面的,不敢直面现实的表现是危险的,因为这样将会失去前进的动力。鲁迅曾经说“愈艰难,就愈要做。改革,是向来没有一帆风顺的,冷笑家的赞成,是在见了成效之后.....”。我们党为了推翻三座大山,为了建设新中国不也是付出了巨大代价吗?改革开放作为一个重大政治路线措施的新生事物,同样在其行进过程中付出了巨大代价,那就是民生领域的两极分化所带来的阶级矛盾重新深刻起来,其次是全球资本主义所伴生的普世价值在思想多元的背景下顷刻涌入侵蚀着党的肌体和人民大众,使得过去一直是引以自豪的核心价值观受到重创,最后就是强调发展而忽视了我党在意识形态的某些防线;从而使得封建遗留下来的贵族文化、宫廷文化与社会上码头特征的江湖黑社会文化逐渐与西方普世文化走到了一起,于是在意识形态上的防守战非常遗憾地呈现出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的局面。

  左翼文化运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生存与发展的,其结果就是遭到了一方面的遏制和另一方面的敌对打击,一方面遏制是指党在长期防极左路线方针下的压制,其典型的表现就是将杜甫与鲁迅给边缘起来,只要提到鲁迅和水浒就与维稳对立,扣极左帽子,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怕什么?因此左翼文化运动被封藏导致了任由右翼文化疯狂泛滥。二是西方普世大规模入侵与封建余毒文化的合力围剿,其典型表现就是在自媒体时代那些非传统媒介造就了;代表他们文化利益的各行业的专家精英,同时与他们一起互动地掌握了一边倒力量的批判权、发布权、删帖权和置顶权;左翼文化运动由此在民间遭受到了空前压缩,被边缘打击成了常态,甚至在近期的事件中普世势力将左翼文化运动狠狠地扣上了“红”的帽子。这种现象的长期存在客观上助长了右翼文化运动的一路过关斩将并已经对曾经的主流四面合围,加上众所周知的境外敌对势力始终长期存在色变我中华大战略的外因作用下,右翼文化的颠覆作用已经尤为凸显并深刻转化成潜在而剧烈的民族矛盾,其具体表现在一个代表美国政体样式的要多党、宪政走少数富裕由附庸走向裂变的资本主义道路,要小众民主;一个是要一统通过整党护党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要大众民主。两个主张南辕北辙成为分裂与统一的;关系到民族未来的思想意识形态的大战。

  我们左翼文化的那个传统核心价值观在民间除了一直坚持信仰的左翼思想者在坚守外,几乎全部泯灭了,这也是为什么雷锋精神难以展开的原因,因为填充的全是普世与封建余毒混合价值观下的享乐思想;要反击就被余孽帽子所阻挡,尤其是对80与90后这两个年代人身上体现出对党和国家未来极为不安的危机感。好在那种个人与集体利益紧密结合的核心价值观目前在部队里得以相对完整地保留下来。总之在当下体现出的局面就是左翼文化运动的节节败退而败落,右翼文化运动的步步进攻而兴起,比如近期各主流媒介热点炒作的电影《归来》就是一个通过大众文化文艺领域试图绑架群众眼泪来进攻中央“两不否”精神的具体表现。可惜的是党建网与民间左翼的反击声音还不能突破主流媒介的防守,所以电影《归来》所要达到的炒作目的似乎已部分实现。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是左翼文化运动长期遭到不正常遏制的社会反映。

  知道了我们左翼文化运动的核心价值所在,以及左翼文化运动目前所处的生存状态,那么左翼文化运动在新时期里要发挥怎样的担当呢?历史的实践证明;左翼文化运动的蓬勃发展是一切腐朽的剥削思想和小公大私思想的克星,可以这样说,鲁迅的方向在整体上仍然还是左翼文化运动的方向,可惜的是小资的伤痕文化把这一方向冲得几乎散了骨架,因此我们当代左翼思想者和左翼政党的中国应该在弘扬这一文化,坚持这一文化方向中来结合时代需求不断发展与丰富,尤其是左翼文化里我们传统有效的个人与集体主义相结合的核心价值观要得到极大的弘扬,要破则需要立,先立了才能更好地破。在这一过程中民间左翼文化运动应是战术上唱主角,从而一改过去官媒一揽子填鸭式的局面,形成体制内外战略战术的完美统一。因此新时期内左翼文化运动第一个担当就是发起对普世价值进攻的绝地反击,急需遏制住主流价值节节败退的局面,直到把他们赶下主流媒介的阵地,从而开始正确而积极地向民众们传播我们核心的价值观念,慢慢重塑信仰也就成为可能,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思想领域上的斗争过程。其次当左翼文化运动发展到高潮,其社会标志就是人民群众的阶级意识逐渐完备,只要将阶级斗争与基层党建和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结合好,完全可以避免文革时期过左的“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无政府现象。于是对普世价值渗透的基本免疫力开始建立,大集体主义利益观基本形成,剩下的就是要树立好榜样的作用,如此个人与集体主义紧密结合的核心价值观就能初步建立。这样的胜利结果将会引申到群众路线与反腐肃贪的战场上,此时的群众就不会一盘散沙,产生焦裕禄式的党员干部条件也就逐渐形成。为了维护集体的利益,在上下阶级意识的思想作用下,官则畏民,民则敬官的互动就成为常态!于是向雷锋学习就不会是一句空话。如此“贪腐赌毒色黑”毒瘤产生的土壤将得到极大的改善,加以整肃与群众路线的洗礼,好的制度让坏人变好的机制就可以朝着固化的方向迈进,和谐局面就会真正来临!反之,任由现状发展下去,13亿人口大国由于价值观的散乱而失去核心的凝聚;将在外力作用下随时成为引爆危机的潜在洪流。这个压力是巨大的,后果是极其灾难性的,相信党中央对目前这一预估的判断是清楚的。这是左翼文化运动最为关键的时代担当,为必须建立起文化思想领域里的钢铁长城而服务,为凝聚国人曾经共同的;又令敌人胆寒的集体与个人利益紧密结合这一核心价值观做出应有的贡献。

  上述意见均为美好的想象,左翼文化运动所要担负起的时代担当需要有一个基本的土壤,那就是上层建筑中主流的价值观对此看法与认识上的统一,作为民间一个普通的左翼思想者我们发现这个土壤目前还尚未形成,根据就是左翼文化运动目前的生存状态并未得到任何改观,原因是在理论与实践认识上党内似乎存在差异。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右翼文化运动的发展已经呈现出极强地侵略性;其灾难性后果已然显现,目前社会上的暴戾之气,四起作乱,各分裂势力一直蠢蠢欲动,这些负能量势力大有走向联合的态势,这种非传统性意识形态上所造成的国家安全危机已经曾公开化,遗憾的是这种危机,是导弹类似的传统国家机器起不到丝毫作用的。之所以这样的局面产生其本质原因还是长期在文化文艺领域里意识形态防守战总体失利的表现,如果否认这点斯认为就不够诚恳了,否则只能是立场出现了严重偏差。

  但是有了共识,不见得马上就会产生左翼文化运动实践的土壤,其原因当然也包括民间左翼自身的致命因素。但矛盾主要还是表现在只要一提到左翼;体制内与社会上各门户网站马上习惯性的将此与极左靠边,比如提到唱红就与xx挂钩,就是极左;就是文革复辟;就是余孽;帽子大得吓死人!我们承认社会上极左的危害性,但不得不说明这也是长期压制;没有正确领导;与社会阶级矛盾深刻加剧;加上普世价值的泛滥;“极左”就是在这几个因素共同作用而逼迫下的产物。当然社会极左现象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由于受到上述集体与个人价值观的教育作用下还是知晓大局的。尤其是对西化普世的危害性和其阴险性;狡诈性,民间左翼思想者们感受是最为深刻,原因是他们天天与其在各门户网站一线接敌战斗,只是苦于没有话语权惨遭边缘并被一般网民和群众视为另类,反过来被诬蔑为维稳的“五毛”;群众在“没有利益驱动哪有这样行为”的普世影响下居然也就相信,就像我们在全球话语权遭遇以美国为首的全球资本垄断的感受一模一样,指鹿为马和立场选择性攻击或许是常有的委屈。笔者想说的是不能因为担心极左发生而去牺牲整个左翼文化运动的健康发展,这种因为盆子里的水脏了就胡乱把孩子一起倒了的现象不是一个马列主义者应有的认识态度,反过来左翼文化运动只有被边缘的结果,这等于就是自废武功。

  理论上说,改革开放与左翼文化中红色传承为什么只要对立?而不要统一呢?二者完全也是对立统一的促进关系,怎么就把二者划线呢?根源还是在理论上没有解决人民民主专政条件下的改革开放;如何与传统有效的阶级斗争理论相结合。认为阶级斗争与改革开放只有对立没有统一,其次是对阶级斗争在新时代下的丰富发展基本没有有效研究,这一情况使得理论界担忧万一采取了阶级意识的教育普及后;控制不了随即产生的阶级斗争扩大化所带来的内耗。但是目前情况下随着整肃的深入,由上而下的的办法马上就要老而钝化紧接着出现“法不责众”的局面。没有阶级意识下的反击根本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只能治表而不能断根。正是这样的理论上处于“不用任由敌人侵入不能接受,用则除了有效消灭敌人但又害怕伤到自己”的迷茫背景下,只要是一提到“红”就不够自信;甚至条件反射般根本就没有底气,除了右翼普世公知们冠以“余孽”的攻击,党内居然也是如此氛围。如果说右翼所扣的帽子那是因为意识形态的敌对立场我们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体制内也是这种提到“红”字就不自觉地往“余孽”粘,这不是搞“新凡是”吗?这是客气地说法,站在体制外的民间左翼思想者来看,这明明是与敌对的极端右翼保持了统一战线嘛!是混迹在党内的所谓假党员和社会上的公知们共同长期对中国忽悠“卖拐”的行为,本质上仍然是阶级斗争在党内路线方针上的具体表现。其表现就是你只要反击,他就会上你纲线扣你“余孽”帽子,其结果就是让中国在思想领域里被下了咒语一般,凡是提到红;提到毛;体制内外的所有媒介就得往文革靠,往余孽粘,这一现象存在许多年了,于是没有了红正义黑风则四面横扫大唱“归来”,平心而论这正常吗?因此左翼文化运动要得以真正实践,就必须破除这个“新凡是”主义,如果真正辩证地去理解中央两个三十年互不否而是相互承接的精神实质,这些意识上的障碍才能真正得到化解。当然理论界需要着手准备阶级意识的普及教育和阶级斗争在新时期下的运用研究,阶级斗争内核不能说绝对的只属于爆烈的革命战争时期所拥有。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实践证明,我们一旦放弃了在意识形态上的阶级斗争这一核心思想武器,那么其结果就是资产阶级与封建余留的士大夫阶级;客观上就会联合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残酷的阶级斗争,实际就是对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中国大搞文化上的阶级斗争。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充分展示,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倘若此认识得到共识;左翼文化运动的土壤也就能够得以营造了。

  一方面继续深化改革加强经济改革质量,进一步通过改革措施增强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基础;逐渐通过多有经济成分的市场决定性配置作用与国企加强自身经营完善和逐步扩张两个领域的同时壮大;必须坚决防止发展经济依靠卖国企,卖能源和卖土地的傻瓜都会干的事情发生。有计划地增加民生领域投入,从而通过扩大就业、扶持创业以及逐步增加全民福利来不断减小两极分化的差距。而另一方面又要通过不断深入群众的整肃运动与经济改革相结合起来,“反腐肃贪压右”是为了经济改革任务确保在正确的航向行进,而经济改革又是为了增强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这应该是我们国家当前时代的总要求。

  那么我们左翼文化运动目标相应的也是两方面和一个大结合,一是在为“反腐肃贪压右”的文化文艺和教育战线上觉醒群众阶级意识并引领群众参与到对上述“三股负能量”展开文化反攻,如此上下的良性互动,“官畏民,民敬官”的生态框架就容易形成。另一方面左翼文化运动在与上述力量的代表文化进行斗争过程中,将我们传统的集体与个人利益紧密结合的社会主义最核心价值观通过文化文艺战线进行大众传播,并在全社会各行各业树立为集体创造利益的榜样,要让人民群众在思想上去崇拜他们,如此焦裕禄与雷锋的互动产生就成为了可能。那么这种局面将又会极大的释放人的主观能动性从而转化成生产力,把集体主义精神与个人英雄主义完美地运用到经济领域的生产活动中,为了企业发展可以达成工会协调下的资本家与职员的相对和谐,理由是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辩证认识的价值观已经开始深入人心并成为大家共同维护的价值操守。

  另一个结合就是不能不谈到的“中国梦”,如果让左翼文化运动得以朝着健康方向发展,那么当前对中国梦的描述显然则应该要结合左翼文化的精髓,核心仍然是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当前官方对中国梦的表达似乎还不具象,还不如过去四个现代化的表达,笔者认为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部分与左翼文化的核心部分高度融合然后再加以具象化。目前的提法显得啰嗦,群众无法记住只晓得仁义爱礼之类和三纲五常之法,之乎者也透着远古的酸腐气,这是左翼政党对左翼文化毫无自信的表现,捧着精神上的“金饭碗”跑到了几千年前的孔夫子那里去了。笔者认为既然左翼文化运动必然要得到健康发展,那么提出“焦裕禄式的党员干部,雷锋式的人民群众”应该更让人理解透彻,而且具象的很。根据是焦裕禄与雷锋精神其实是早已批判性的继承了中国各家经典之优秀文化,同时又包含了集体与个人辩证思想的社会主义左翼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是典型的继承、发展和丰富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点。另外还指出了通过为人民这个大集体的服务来获得个人在社会上崇高地位和荣誉的路径,付出与得到的辩证作用达到了个人、集体、国家完美和谐的最高境界!因此中国梦在这样原则思路下的表述再配以左翼文化运动的重新启航,那么国内矛盾的解决算是找到了系统的以左翼文化发展为牵引机兼顾改革开放时代的总要求,让这二者形成有机的结合进行理论与实践规划;并通过试点进行试验终可大成。

  主要还是运用马列主义思想的辩证观点和认识结合宏大真实的历史角度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建国到改革开放前期、改革开放期的不同认识。三个时期的共同点就是都运用了马列主义理论和思想这些基本哲学观点来分别指导了三个历史时期中国不同阶段的事业目标,而且都是结合了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中国国情,同时为完成事业目标均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和走了不少弯路,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而值得注意研究的是这个过程伴随着前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从强到弱再到彻底色变的历史,又与世界运动从强到弱再到消失的历史结果一样,在这一背景下,世界所有剩余的社会主义国家均是采取了战略防守的从强到弱的过程,其与上述大环境大体上保持了一个趋势,说这个是想反过来说明一个国家搞社会主义也是需要世界大环境这个不可忽略的重要条件的,由于没有了世界运动的硬条件在正常发挥作用;世界上剩余的社会主义国家似乎客观上走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中国式的外圆内方,一条是朝鲜式的内外都方。

  在上述历史大背景的趋势下,我们国家大体上也没有脱离这个社会主义因素从强到弱的暂时性规律,这个需要新视点来发现研究。因此作为一个至少名义上还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能保留下来;并能赢得今天的国际地位与经济发展成果;这在上述的历史背景的趋势下就显得不是那么容易了,这一成绩是目前诸多社会主义小国所无法达到的,这个不说成绩也跑不掉。

  反过来说不是我们国家没有机会走上完全的资本主义体制,是因为国情与历史加上人口大国的因素决定了中国不能完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旦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就如所说必然会走向附庸性而最终被肢解,这是我们国家目前在全球资本主义围剿下得以保留体制的深刻原因。因此改革开发站在今天来看个人认为是正确的,失误的地方在外圆内方过程中,内方没了全部跟着人家一起圆了起来,结果导致了党政分开指导下的右倾错误,这一错误直接引来了国企私有化大踏步前进,严重弱化了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基础并壮大了适应资本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从而让资本主义与封建特权官僚主义客观上走向了联姻,这个部分联姻的上层建筑反过来发生作用将两极分化迅猛拉开,造就了新三座大山,阶级矛盾中官民矛盾深刻激化,在敌对势力外因渗透下发生了几次政治危机,给人民带来了较为深重的压迫和剥削。但值得庆幸的是社会主义的墙虽然有些残缺不全但还在屹立,马列主义思想也并没被公开拉下神坛,军队也还在党的手里,他仍然在向世界宣示了运动并未消亡,只要我们在经济上与军事上获得两个一,那么我们就有了实力,有了实力就有了魅力,那么在世界资本主义面前将是一个话语权置换的机会,届时运动将会面临崭新的起点,那些依赖大国的依附性资本主义国家将要重新考虑中国模式,东欧说不定回来也不能完全否定。实力产生魅力,魅力产生主义,主义就是真理,这是很长一个历史时期世界通用的一个法则。美国不正是如此输出主义的吗?站在这个角度看,改革开放是必然,否则没有国外的良好的运动相配合国内搞纯而又纯的公有制社会主义肯定不行,因为你门外的世界都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自由经济,连说话方式都是资本主义方式,因此对外不圆相当于关起门来搞社会主义。要是都方起来搞改革开放就像朝鲜一样无人搭理你,同时也无法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机会,打开门来搞人家肯定进攻你、渗透你;因此一定的历史时期内战略上的防守也就成必然。

  如果把上述观点与认识统一起来,就不难发现中国在三个历史时期为了完成特定的历史目标都无法脱离世界形势所附加的条件。总体上看一路磕磕碰碰各有不同方面所付出的巨大代价,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党经过左右认识折腾上的损失与敌人的围剿所受损失加起来同样巨大,但相对于完成的革命目标是值得的,也是倍加珍惜的。建国时期同样在当时历史条件与国际环境下,我们为了新中国的建设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相对于所取得的各项社会主义有目共睹的建设目标,相对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践探索与社会主义大众民主所取得的辉煌成就,这些付出都是值得和倍加珍惜的。那么在改革开放时期,随着世界跌入低谷伴随着世界各社会主义国家走向瓦解的国际背景下,中国面临有可能突然是世界最大、人口最多的有影响力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情况将不可避免遭到全球资本主义的围剿进攻,那么是走朝鲜的道路还是走主动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内方外圆道路呢?二者选择以当时中国国情来看,选择哪一条路都需要魄力。笔者站在世界运动的角度来看,选择内方外圆道路是有战略上的进攻机会,否则长期遭到资本主义封锁没有外部运动配合搞社会主义太艰难,因为搞到足够强大的标准是必须超过美国才有条件可以发起向世界资本主义输出进攻,如此才能肩负起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运动的责任。平心而论这种可能到底多大呢?而外圆内方的道路,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借全球资本主义处在高潮时期加快自己的发展,这条路目前看感觉还有点希望,如果做到两个一,话语权就置换,那时就不需要外圆内方了,完全理直气壮旗帜鲜明的全方起来,因为成绩摆在这。于是你不让人家搞社会主义,人家都一定要跟着你搞。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国家在这三十多年来整体上是战略防守的,然而防守的目的最终是为了进攻,否则早就搞资本主义了,因为搞封建主义制度显然全球资本主义还是不干,国内人民群众也不答应,内外围剿局面比目前会更为严重。因此走社会主义道路就变成了唯一选择,为了外圆内方和给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个说法,加上特色社会主义则就显得自然,那么长期防守也就为必然,其防守的标志性表现就是敌人一刻不停地利用你“改开”腐蚀你,培养反对派色变你,但总是差那么一点就成功。因此总体上看,中国是世界运动走向衰弱,各社会主义国家走向瓦解的历史时期下采取了以攻为守的“改革开放”政策。决定这一政策的外因是因为美国为首的全球资本正处在历史高潮的进攻时期,我们的政策选择是社资国际战线下的一个具体压力下的表现,直到今天仍然处在全球资本主义的进攻之中,我们基本靠自身扛住并能逆势而上是很不容易的,大家可以从当前的社会主义国家看中国的态度就可以感受到这个不容易。而内因是因为我国人口增长与不可再生资源的结构性矛盾决定了完全靠自力更生的计划经济无法在战略上解决上述所说的结构性矛盾所带来的危机,这样就会出现一个迟早要与全球资本主义打交道局面,还不如在艰难的抉择中选择有进攻性质的大踏步跑到敌占区化整为零先依靠游击运动贴身与资本主义博弈,改革开放当然就成必然,否则不走出去就不能深刻了解现代资本主义走向全球的过程,就不知道全球资本主义联盟中优劣势,就不清楚其话语霸权的形成基础,也就不晓得其意识形态具体渗透的组织方式和其本国人民的接受历史。

  好了说到这里,笔者想要表达的是以审视的眼光放在整个世界运动的轨迹规律上,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发展与之紧密相关并客观上受其左右和影响。如此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看来注定是真的很曲折,这不由得我们国家主观意志所能改变的,是因为有个重要的外部条件没有深度考虑进来。不过这三十多年的成就所付出的代价比另外两个时期并不少,但相对于如果完成伟大的社会主义真正复兴那也同样值得和倍加珍惜。

  1、 公有制时期的计划经济时代的大历史条件过去不充分(但这给我们未来提供了建设“新社会主义”的经验);目前也不存在,同时随着国家不可再生资源的减少和不断增长的人口数量与人口老龄化这一结构性矛盾影响,战略上需要我们在未来的经济建设中与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搞经济合作,其意在创造和积累。另外在与美国为首的意识形态领域中搞相互渗透的斗争将是长期存在的,目前我们暂处于战略上的守位。待到经济合作走向了富强,意识形态领域能够长期守护住,这就为实现可以消灭两极分化的“新社会主义”改造创造和积累了条件,这一过程可能是长期艰巨而复杂的。

  2、 未来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对内虽然不以阶级斗争为纲,但可以以阶级斗争为常,否则不足以对付国内贪腐和各类分裂势力与国外渗透势力的内外进攻。对外取防守对内取进攻,左翼文化运动的发展就是结合了这一历史时期的需要成为了必然,这个需要加紧成为党内外的共识,有共识才会产生力量。

  3、 迅速在党内统一认识,深刻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在我国不适应的根本原因。重新在理论上审视和评估社会主义各项建设与改革开放的关系,理论认识上描述出我们奋斗的具体方向,这个具体方向就是受到资源枯萎和人口数量与老龄化挑战势必对外严重依赖进口,在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使命完成后,消灭两极分化的“新社会主义”模式该怎么搞?在当今内外条件下又分几个战略步骤实现。

  4、 保全剩余的国企并得以壮大甚至还要走出去;采取鸡生蛋、蛋生鸡的方式扩展是当前重点的;又最为紧急的政治任务,因为他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最后一点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基础,也是我们后代人社会主义各项事业建设不断深入的基本本钱。因此在这一领域上出现卖国企化为私有再变为外有的事件绝对不能出现,对这类错误必须及时上纲到政治路线、 正确整理和理解中国三个历史时期的重大关系,分别深入研究各时期的事业目标达成所处的内外环境,其运行所实践的各项方针政策以及实践经验,评估所付出的代价,分清主观与客观,从而起到正反的激励和比较作用,为制定下一个历史时期任务提供科学依据。我们把下一个历史时期的发展要高度总结前三个时期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如此才会真正地有信心重新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昂首挺胸进入“第四季”!

  6、 进入“第四季”的问题关键是重新将私有制、混合制、公有制、国有制、集体制分别要在新时期的实践与我党在历史上的较为优势的,又能体现社会主义性质的“大众民主”相结合,让社会主义的“大众民主”与资本主义的“小众民主”进行旗帜鲜明地pk,从而让社会主义新时期下的“大众民主”能够转化为生产力反过来助推国家的经济建设,这一意见是来源于在国内对普世价值采取战术上进攻的必然性,既然如此那么思想中的大众民主恰恰是敌对势力和国内各种腐朽思想的克星,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社会主义建设与思想的大众民主不能搞成对立,而是要统一起来,但问题是如何进行辨证统一呢?以供大家研究探讨!

  结束语:综上论述,只要是具有基本马列主义立场和观点的同志,从辩证法的认识角度看,左翼文化运动是有助于实现社会和谐的助推器,是真正维护社会和谐的一支重要文化力量,是我党各项事业发展和社会主义道路上的“清道夫”。把左翼文化运动当做了“维稳”的对立面客观上就是破坏了社会和谐,使得和谐在一步步“和稀泥”中变得更加不和谐。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长期致力于口中和谐,打着“维稳”旗号却坚决阻挡左翼文化运动发展并时刻扣以“极左余孽”帽子的力量恰恰就是社会不和谐;社会不稳定的最大帮凶,是一切不和谐不稳定因素的最大保护伞。因此左翼文化运动的健康发展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也更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