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lpl比赛下注:论据与事实青年思想:浅议中国当下的极端左翼文化(转载)

来源:lpl下注平台 作者:电竞下注 时间:2022-08-18

  本期刊发的是关于我们对当前的左翼文化的意见的阐述。苏联元帅亚佐夫于今日逝世,享年95岁。

  《论据与事实》是曙光俱乐部的理论刊物,其创办目的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论、方法论和唯物辩证法教育群众,为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如有志愿加入曙光俱乐部和《论据与事实》编辑部的同志请将你们的姓名、学历、年龄、学习\工作单位发送至后台,将由相关负责同志同志和你们联系!

  当我们在一个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谈论所谓左翼文化,我们究竟是在谈什么?既然“左翼”是称呼政治信仰的专有名词,所谓左翼文化在中国社会应指一种有着社会主义、信仰的色彩的文化。之所以强调其只是有色彩,是因为并不是有那样的色彩就代表其是先进文化。

  同志们也许知道同志曾说:“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但由于文化活动的主体是人,人的本质在于其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们不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机械、片面的理解。对一个人做出判断需要考察其所在环境及其对环境的认识、实践的整体状态,对某类文化做出判断则不仅要从理论、逻辑的角度出发还要考察其主体的本质状况。

  就目前的中国社会来看,总的来说,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为主流的左翼文化是健康、先进的文化。但本文主要讨论的实际上是中国当代的左翼文化的支流即一种有着社会主义、信仰色彩却又在实际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极端左翼文化。这类文化的突出特征是认为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权已经蜕化变质为了资本主义政权,工人阶级必须重新团结、组织起来去再次夺取政权。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一般来说,即使这种文化是错误的消极的,现阶段我们与这种文化的主体之间的矛盾主要还是人民内部矛盾。我们看到,部分人民群众将这类文化所包含的极左思想奉为圭臬,走上了“地下结社”、开展“地下宣传”的道路。令我们尤其忧心的是,一些青少年也沉迷其中。因此,我们有必要深入研究中国当代的极端左翼文化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本文试着就这类文化的社会背景、现状及思想特征进行评论。显然,这三个方面是有着紧密联系的。

  党的十九大报告认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事实证明,这一论断无疑是正确的,即使是认为中国当下的主要矛盾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的极端左翼文化也是新时代的主要矛盾的产物。当然,从相关“左翼人士”极端仇视党和政府乃至拥护党和政府的群众的言行中可以看出,包括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矛盾的人民内部矛盾也对极端左翼文化的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对党和国家的造谣污蔑是极端左翼文化的重要思想来源之一,极端左翼文化也在客观上帮助了国内外敌对势力妄图进行的颠覆活动。因此,我们可以做出判断,中国当代的极左文化是新时代的主要矛盾、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的产物。

  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关键在善不善于发现矛盾。必须承认的是,中国当代的极左文化、极左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目前存在的矛盾。但是,发现矛盾是前提,能不能正确分析矛盾更显功力。要善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弄清楚那些是体制机制弊端和工作责任不落实造成的问题,哪些是条件不具备一时难以解决的问题。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反观相关“左翼人士”,充分发扬了狭隘、狂热的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作风。他们往往无中生有的诽谤、谩骂、攻击党和国家及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同志(包括已故的和在世的)。他们奢谈人民群众之伟力,却往往视拥护党和国家的人民群众如寇仇并将其污名化 。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在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应继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正确处理两类矛盾,促进各项事业的全面进步,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及生态文明、实现中国梦并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最终与世界人民一到实现的远大理想。在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伟大斗争中,极端左翼文化及其社会土壤必将逐渐消亡。

  至于极左文化和相关“左翼人士”的现状,我们可以看到,极左文化和相关“左翼人士”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和社会大局稳定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至多造成为数不多、影响不大的一些社会事件。这也彰显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即通过促进生产力极大解放、加快政治文明建设进程、激发先进文化发展以及推动和谐社会建设,极大的限制了反动势力和反动思想的发展。

  相关“左翼人士”一方面幻想“替人民发声”、“为人民利益而战”,另一方面在思想、行动上与党和政府为敌。可以说,这一尖锐矛盾即充满空想成分的愿望与错误的方针的矛盾造成了其现实的尴尬处境。对其现状,有的网友讽刺到:“网线那么一断,革命前景黯淡”、“首先严密的组织起来,然后被街道派出所一锅端”……一些误入歧途的青少年则沉迷于“评论区阶级斗争”、“弹幕阶级斗争”等愚蠢活动以致于对其正常的学习、生活造成了消极影响。对于相关“左翼人士”来说,幻想和随之而来的失望是常态,比如针对这次疫情,有的自媒体说:“在对灾难的集体反应中,我们看到了一场现实的运动,这场运动将废除‘当下状态’。”至于相关“左翼人士”的幻想的结局,只可能是从绝望到彻底、完全的绝望。对此,我们是乐见其成的。

  从认识角度上讲,这类文化有着全面的、根本上的错误,可谓是千疮百孔。相关“左翼人士”往往把各类问题扭曲、简单化以适应自身错误的认识和不高的认识水平。在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及国际运动史等理论问题上,相关“左翼人士”展现了“高度的理论勇气”,但往往是在大放厥词。对于他们,我们只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耐心的将其说服即可。需要强调的是,既然这些人对党和国家及其理念的攻击是充满漏洞的,那么负责教育工作、宣传工作和舆情管理工作的相关单位恐怕很有反思的必要了。毕竟,“理论只要彻底就能掌握群众。”

  在历史阶段和社会性质问题上,相关“左翼人士”基本都认为社会主义社会与资本乃是水火不相容之物,因而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乃是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社会甚至是帝国主义社会。殊不知,马克思在总述《资本论》的指导思想时说:“我的观点是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1】也就是说,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本身运动的规律,也既不能跳过又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我们知道,列宁主义认为由于帝国主义时代经济、政治不平衡的规律,无产阶级革命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取得胜利。而思想则阐述了如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民主主义国家继而开展社会主义建设。

  但是,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及列宁反复强调的和世界历史证明的那样,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也就是说,包含着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和建立无阶级差别的社会两个内容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最终胜利只能以全世界为舞台。而在此之前,社会经济形态的根本转变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包括资本、雇佣劳动、商品经济等必然会长期存在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语)或者说是“初级形式的社会主义”(列宁语)之中。而为相关“左翼人士”所津津乐道的传统社会主义模式不过是将资本掌握在国家和集体手里,只是企业由无产阶级管理,国家保证劳动者与企业的雇佣关系的稳定并保障、提高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其中的劳动者依然受雇于各个经济主体,只是雇佣者不再是私人资本家,而且劳动者与企业按政府计划结合;商品经济依然存在,只是政府依据价值规律实行计划调节,用统一的国家市场取代了自由市场。历史证明,这一套模式包括“两个平行市场”的对外经济发展模式是难以为继的,我们只能依据生产力水平采取既体现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又适应多层次生产力状况的生产关系。这也就是改革开放以及实行现行基本经济制度的必然性和合理性。

  领袖指出,“近些年来,国内外有些舆论提出中国现在搞的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的疑问,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2】

  在国家和民族问题上,相关“左翼人士”企图用“工人没有祖国”、“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和“民族是虚幻的共同体”等消解党和国家宣传的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等意识形态。这实际上是愚不可及的。我们知道,在资本主义和之间存在一个过渡阶段或者叫“革命转变阶段”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的社会主义”,在这个阶段,国家依然存在,爱国主义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并不冲突。同志曾精辟的点评说:“这种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不冲突,因为只有中国的独立解放,才能去参加世界的大同运动。”【3】也就是说,中国倡导的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不等于狭隘的爱国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

  另外,相关“左翼人士”在说“民族是虚幻的共同体”时却不提及马克思还将人类社会划分为自然共同体、虚幻共同体和真正共同体三个阶段,却不提及这里的“虚幻”不是指民族不存在(相反的,民族是真实存在的经长期历史发展而形成的稳定的共同体)而是指个人利益和普遍利益的矛盾。因为中华民族有由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中国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先进的而不是反动的,是符合人民利益的而不是蒙蔽人民的。

  关于理论问题,相关“左翼人士”在“蔑视权威”上是做的很足的。以某个已被关停的在相关“左翼人士”中颇有影响的自媒体为例,其曾经批判过《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征:求意见稿)以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等颇有权威性的文献。至于目的,其内部人员直言不讳:“就是要贬tg(指中国)!”我们认为,“不唯上、不唯书”只有在“只唯实”的基础上才可能是有积极意义的,否则就有可能造成一个又一个妄自尊大的错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建立了健全的学科体系,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目前拥有了多达六十万人的学科人才队伍(不包括各院校、研究机构的学生)。尤其是,在党的关怀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取得重大进展,

  “在大中小学循序渐进、螺旋上升地开设思想政治理论课非常必要,是培养一代又一代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重要保障。”【4】

  而相关“左翼人士”往往自以为是“年轻的列宁”,不懂得谦虚谨慎。对此,有的同志评论到:“现在学科视野那么广,评价他们绰绰有余。”

  虽然我们与相关左翼人士的矛盾一般是人民内部矛盾,但是对于属于敌我对抗性矛盾的敌对意识形态的进攻就必须在深入把握意识形态本身的规律的基础上坚决开展批判和反击以捍卫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不能让极左思潮泛滥。

  【1】:《资本论》第一卷1967年第一版序言,载《马克思主义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1—102页。

  【2】: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线】:《中日问题与西安事变》(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文集》第1卷第484页。

  【4】:2019年3月18日在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时的讲话。